新闻中心

  • 电 话:0086-769-89878643
  • 手 机:13790378247
  • 邮 箱:mkinfo@mkleather.cn
  • 地址: 中国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莞长路西 恒浩峰科技园

和林人有一个关于做鞋的记忆,很温暖……
来源: 东莞红松鞋材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 2019-01-16


童年的记忆总是难忘的,而童年的记忆里总伴着母亲的影子。

我的童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家做鞋点缀其间;我的人生是一首充满母爱的歌谣,永远唱响心间。


一个人的童年,不能没有爸,爸爸的陪伴,才让你的未来成为美丽的神话;一个人的童年,不能没有妈,妈妈的陪伴,才让你的童年成为美丽的童话!


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,穿上妈妈做的鞋真是好,家里虽穷,却没冻过脚,穿上妈妈做的鞋,我自豪!


我的童年时代,还没进入彩色时代,还处在黑白时代,白天就是白天,黑夜就黑夜,不像现在的孩子,白天黑夜没有太大的差别。那个时候,村里还没通电,大人孩子既不看电视,也不玩手机。农忙的时候,忙碌上一整天,累的骨架都快散,晚上一吃完饭,一推碗就睡着了。孩子们也步行上学,来回七八里,再加上回家抬水、垫圈、甚至做饭,也是累得一倒头就睡。那时候,孩子懂得大人的累,大人理解孩子的苦。


进入冬天,孩子们基本上就解放了,室外的活儿爸爸干了,室内的活儿妈妈做了。但相对农忙时,爸妈也苦轻多了。所以,晚上妈妈为我们兄妹三人赶制过年的新衣,那时候,我们一家五口人的衣服全由妈妈缝制,有的时候,紧赶慢赶,还得到了正月初几才能穿上。



特别是做鞋,更费事。不论是鞋底,还是鞋帮,在我的记忆里,它的程序较为繁杂,其中的工艺,针针线线全是手工制成。整个过程要经过剪鞋样、打衬、纳底子、纳帮子、上鞋等几个环节。记忆中,我母亲一年四季,只要有空,特别是天阴湿雨,都在做鞋。 在春天开耕前,母亲会用最黑的白面放到锅里煮成浆糊。而后,把那些穿得不能再穿的破衣服找出来,扯成布块。在木板上将厚一些的和薄一些的摊均匀,涂上浆糊,再将碎布块一块块地贴上,一层层粘起来,放到太阳底下晒到硬邦邦,从木板上扯下能卷起来为止,村里人叫“鞋衬”,是纳鞋的最基本的材料。 接着,就是搓麻捻。


这活看似简单,但也是一个技术活。当时还没有撵绳子的工具,全靠手工。麻捻就是麻杆外面薄下的那层皮,湿的时候,薄下来,放到弱光下荫干,再绕成一把一把的。纳鞋前,需要把麻念搓成均匀的细麻绳。只见母亲将麻捻一根一根抽出来,搭配均匀,然后将唾沫唾在手掌上,把配均的麻捻,搁在小腿上搓,一边搓一边续麻捻,这样几米甚至几十米的麻绳就搓成了。 我们兄妹三个,能帮忙地就是将妈妈搓好的细麻绳,缠在一根小棍子上,绕成圆球形状的“线蛋蛋”。


做鞋前,母亲会利用我们做过的寒署假作业,按我们脚的大小剪出鞋底的大小与鞋帮子,俗称鞋样。再按照鞋样裁剪缝制出鞋面后,剩下的就是既细致又累人的纳鞋底的活了。



夜深人静,在昏暗的油灯下,父亲左手拿着烟插插,右手拿着羊腿(烟具),悠闲地抽着口味很重的水烟。烟随着灯光的摇曳在黑夜里散的无影无踪,而我们这些小孩,只要不出去玩,围着母亲看做鞋就成了最为美丽的风景。


母亲坐在炕头上,腿上围着被窝,弯腰弓背,嘴唇缝里含着穿好麻线的粗针,左胳膊肘靠在膝盖上,左手紧握着用一层一层衬子做成的,外面包一块白洋布的厚鞋底,右手拿一针锥,先将每一针的针眼穿开,然后用戴在右手中指的“顶针”,将穿好麻线的粗针顶至露尖,然后用咬着拔过去。两针形成一码,或一角,针角的宽度是决定鞋底平整结实又耐穿的关键。针脚之间的距离最多1.5毫米,否则,这千层布的鞋底便纳的不平不实,既使做成鞋也容易磨损的快,穿不到几天就成了废弃物。母亲先在鞋底中间起针,省得鞋衬搓开,然后从中间开花,一针一针向外向散去,先向鞋底上或下,然后回过头来再补满。每一针,都需要较大的力气去对付。母亲一手攥住鞋底,一手用力在一面扎针,再反过来拽针线。而且拽时指间力气要大,用力得均匀,将每一层布之间原先留有的缝隙全部消除,做到越紧越平越实越好。否则,有可能断针,或就上出现鞋底部分松部紧的情况。


就这样,翻来覆去。那动作,看似轻松自如,透出一种娴熟、优雅之美,却非常地有力道有韧度。有时,母亲为了让针亮敞,能顺利扎过,还把针头放在头发上轻轻地来回地擦几下。经过几个晚上,千层布上针脚密密匝匝,鞋底纳好后。母亲便把纳好的鞋底放在小板凳上,用小斧子轻轻地打压平。



接下来,就是溜帮子,母亲等着我们各自的鞋样子,把鞋衬绞成一个倒立的“U”型,然后用黑条绒布包好,然后一针一针顺着条绒道,密密麻麻的溜。然后又将边边用窄布条包裹起来,沿边起个小棱棱,这样又美观又结实。 

连纳“底”带溜“榜”子,不知得锥多少眼,缝多少针,不知得缝多少个日日夜夜。我们一家五口人,一人一双鞋,就得五双,更何况我们孩子,特别是像我这种“害货”,没等下一双缝好,脚大拇指早已钻出来了,向我母亲发出要鞋的警令。



最后一步就是“上鞋”,就是把鞋榜子与鞋底子缝在一块,这可是需要大力气,因为将鞋榜鞋底一起穿过,实在是很费劲,这道程序很多时候是我爸帮忙共同完成。 鞋做好了,还得用木制的鞋梆子放进鞋内顺鞋,放上一个星期或更长的时间,顺得它软软实实。否则,新鞋穿起来会打的脚疼,将后跟磨破皮出血或前脚跟压脚,走起路来极为不自觉,像个后天的拐子走路一跛一跛似的。


就这样,一针一线,带着暖暖的母爱,用简单到无语可描的动作,把握时光深进的步履,在穿梭中将母亲那朴实无华的缕缕情怀释放成最美丽的心景,变成了我们脚下的鞋子。

母亲的每一针,每一码,都像作家笔下的每一字,每一句;一双鞋就是一本厚厚的书,我们从中读懂了妈妈的艰辛与爱!母亲做的每一双,都是充满爱,带着温度的鞋!

真皮鞋带,真皮方鞋带,真皮圆鞋带,真皮条,真皮绳,编织鞋带,超纤鞋带,特种鞋带,鞋材辅料-东莞红松鞋材有限公司

  • 公司地址:中国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莞长路西 恒浩峰科技园
  • 手机:13790378247
  • 公司邮箱:mkinfo@mkleather.cn
  • 美中鞋业网(管理登录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:

0086-769-89878643